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时政 >

山东选调村官考试

2017-05-15 来源: 未知

  文章的开头,作者以老道的笔法写道:“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文章的开头,作者以老道的笔法写道:“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

  农村底层的生活,练就了她不甘平庸的性格,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乖乖女,她倔强的者自己的生活。尽管被小哥哥嫌弃,被丈夫家暴,但她没有放弃对生活的希望,她有着强烈的生活意志,她有一般底层劳动者不具有的高贵的灵魂,这是书本她的力量。

  现实中,我们看到过太多的弱者相欺的事件,面对强者的无奈,很多人会把挥向了比自己更弱的人。用范雨素的话说,是不是人比自己弱的人就能取得生理上的快感?或者是基因复制?抑或这就是人的劣根性,但我们在生活中是否能够做到对弱者最起码的尊重,有些人身残志坚,而有些人身坚志残,一副臭皮囊包裹的身躯,颇有,实则草莽。

  一个本身的苦命人,却仍一颗待人,在这个功利的社会,实属难得。我不禁为她那句话肃然起敬:从那时起,我有了一个念头,我碰到每一个和我一样的弱者,就向他们传递爱和。

  这是一个不知为何物的时代,但总有人昂起他们倔强的头颅,对一切不说不,向一切底层人的行为说不。很多人生活在富丽堂皇、灯火璀璨的繁华都市,用装扮的生活抑或用支撑的人生看起来,其实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用外力铸造的生活终将会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一个侏儒的人生活注定不会有太多快乐,但她觉得活着就要做点和吃饭无关的事,满足一下自己的。我们有多少人每天过着酒足饭饱却又浑浑噩噩的生活。我们总在埋怨生活的不公,但不公平是相对的,我们无法改变这种不公平的,为何不加把劲使自己过的更充实,用生活的满足填补这种差异呢?

  有人说,她不是单纯意义上的打工者,也不是一般的打工文学爱好者,她有相当厚的文学积累。但是我们知道,在她没火之前,她从未想过通过写作获取生活来源,仍然通过自己辛勤的劳动获取报酬,仍然倔强的用自己的笔触写下这个家族的悲剧和不幸。她没有为这种不幸哀嚎,她冷静的像个局外人,她剖析自己的生活和状态,不矫情,展现给读者一个高贵的战士。

  她写自己的婚姻:我在蹉跎了两年,觉得自己是一个看不到火苗的人,便和一个东北人结婚,草草把自己嫁了。

  正如网友评价的那样,没有激烈言辞,甚至没有突出的感彩,作者是自己人生的亲历者,也是周围人人生的记录者。大社会,物,跃然纸上。

  她写自己的雇主,同时也对比着自己的生活状态,而这种现实的反差同样折射出两个不同的灵魂,一个高贵的站立,一个如乞食者伏地。

  她说那个比男雇主小25岁的女雇主,可能是前生已受够了苦,不作无用的奋斗,所以才在深夜依旧描摹画眉,坐等主人回来,伏地伺候。或许这样说,是为了照顾她女雇主那一丝的,但这何尝不是一个更大的,一个底层劳作者用“奋斗”这个词向一个贵妇可能的病态生活发出了质疑,抑或她是在反问自己,奋斗有多难?

  或许,我们都很纳闷,《我是范雨素》为什么流行,为什么一个打工者的自传会如此受关注。这篇文章的责任编辑郭玉洁说,除了语言或者流畅感,最重要的是,文章有种力量。

  而这种力量来自社会底层,同精英阶层的说辞,形成强烈的反差。郭玉洁在《正午故事》纸质书第一辑出版时写的那段话或许是对这种力量最好的诠释。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今天的世界,是同一个故事的万千版本。挣扎与成功,财富与梦想。我们试图抵御这种单一,复活那些被遗忘和抹灭的故事,赋予普通人,留下变幻中国的痕迹。”

  其实,我们所关注的是一个处在社会底层的诉说对这个世界最真实的感受,看她的生活状态,看我们自己。不抱怨生活,怀有一颗阳光的心,做生活中最真实的自己。

  细读她的自传,或许你能感受到,她关注的不是和,不是以命运和不公为中心,是一些很慈悲的、有凉意、有距离感的观察,一些多情的诗意,语言中有很多的反讽杂义,有流畅轻盈的幽默感。

栏目互动
为您推荐
最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