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赌博技巧 >

赌博技巧:复旦大学学生重走高校西迁之 继承先辈笃实学风

2017-08-12 来源: 未知

  (通讯员 张一璁)今年是西南联大成立80周年,当年西南联大从、天津出发,辗转湖南长沙,终至云南昆明,在纷乱战火中度过了一段刚毅坚卓的岁月。同时,复旦作为当时高校西迁中的一员,也选址重庆北碚,持续办学。

  7月2日起,复旦大学“记录中国-重走联大西迁之”实践组赴两省三市,重走西南联大和复旦的西迁之。期间,队员们走访了耄耋之年的西南联大校友,查阅各校历史档案,也目睹了新技术在历史传承方面的新做法。

  六天之中,队员们参观了北大档案馆、校史馆、百度总部、崔永元史项目中心,并与相关负责人进行了深入。先后采访了西南联大校友潘际銮先生、段镇坤先生、傅佑同先生,西南联大附中校友杨耆荀先生。

  西南联大校友会会长潘际銮院士为“记录中国”京津小分队讲述了他在西南联大上学的往事,潘老回忆起自己南下逃难、在云南求学以及北归复校的种种经历。从以铁皮做屋顶的教室,以茅草做砖瓦的宿舍里走出了2位诺贝尔获得者、8位“两弹一星“元勋以及171位两院院士,缔造了教育史上的传奇。

  在大学西门附近的池塘边矗立着西南联大。高约5米,宽约2.7米,碑文由西南联大教授冯友兰撰文,闻一多篆刻,罗庸手书。1178字的碑文,诉说着联大建校始末及历史意义,洋溢着强烈的爱国热情。碑后刻录了834位联大参军同学的名字。

  长沙-昆明小分队第一站寻访了长沙临时大学的旧址—长沙韭菜园圣院,可惜建筑已不复存在。不过,中南大学保存了梁思成夫妇设计的“和平楼”和“楼”。战乱中,两栋楼精致的设计,是对办学笃实的希望。

  楼后有一处纪念反胜利70周年的雕塑,设计者和这枚哑弹的保存者是已到耄耋之年的姚诤老先生。由于当时没有合适的地点存放和展示,28年来这枚由姚诤老人个人保管,期间差点被当作废品收走。

  回忆在西南联大工作时的记忆,94岁的陈有余老先生记得最深的是学生吃住条件很差,米饭中夹着石头和沙子,有的学生交不起住宿费,睡在食堂里。学生的爱国和学习热情非常高,经常举办晚会。在文林街、凤翥街的茶馆里,联大学生泡一杯茶,坐下来学习一天。

  同时,队员们采访了西南联大博物馆馆长李红英,从“如何传承”与“联大如何”两个角度与她展开了对话。

  李馆长说:“历史不去讲就没有了。”接下来的日子里,队员们还随博物馆展览词主要执笔者、《曾昭抡评传》作者戴美政老师参观了博物馆和昆明,了解了大量西南联实,更为这名几十年苦守图书馆和档案馆查找整理史料的研究者深深。

  困难岁月,联大学生应聘昆明广播员,播报反映战争局势的军事消息,发出抗日救亡的时代强音。西南联大的“80后”研究者龙美光老师也与队员们分享了他自大学以来创办西南联大网站、负责联大和编纂的经历。

  1938年,西南联大到达昆明后,因校舍不足而四处寻觅,恰巧蒙自有滇越铁之便利,海关洋行等空宅,蒋梦麟实地考察后,决定将文、法商学院迁往蒙自。

  7月9日队员们从上海飞到昆明,探访了西南联大蒙自分校旧址,此处原为哥胪士洋行,是当年联大部分教授和男学生的宿舍,现在已经成为一座纪念馆,保留了当年的建筑结构和闻一多的卧室。钱穆、吴宓教授曾合租的天南精舍,如今已面目全非;原为冯友兰故居的王家宅院已租给私人商用,但建筑保存完好。

  由于年代久远,很多当年的亲历者已经去世或是离开了蒙自,因此对于寻访亲历者,是此行最困难的议题,然而感谢运气和勤奋,队员们总是在无意间发现新的线索和旧的故事。

  在东大街上,队员们遇到了当年聚贤茶室的后人,章阿姨将往事来娓娓道来,当年联大学生经常来此喝茶谈天,当时的茶室主人说他们“顶聪明”。

  蒙自一中,当年的蒙自高级中学,坐落于西南联大蒙自分校的隔壁,现在仍收藏着当年的照片,校长李亚新向队员们讲述了当年的故事,还提供了采访线索和对象。

  在红河学院,队员们寻觅到了南湖诗社的前世。红河学院的朱欣、张勇、张永杰、布小继等教师介绍了蒙自分校的情况,并告诉队员们红河学院至今延续了南湖诗社的文化传统。

  复旦大学重庆旧址位于嘉陵江畔。西迁途遥远,学校资金不足,复旦大学师生好不容易在重庆北碚安定下来,学习和生活却非常艰苦。建校之初,复旦师生借、祠堂、农家民房作为教室、办公室或者宿舍,一边治学一边建设校园;校园旁还有几块农田,供农学系、茶学院的同学种地实践。

  旧址最显眼的建筑便是堂,它是复旦大学内迁重庆之后新建的第一幢小礼堂,以复旦大学老校长之名命名,如今已成为复旦大学抗战史的陈列馆。

  站在那些珍贵的历史照片和文物面前,队员们眼前仿佛浮现了抗战时期复旦师生的身影。陈列馆旁还有“相辉堂鱼火锅”和“便利店”,满满都是复旦的印记。

  吴南轩校长面对当时的学校条件曾感慨:“庇荫我们的屋宇之简陋,有环绕我们的大自然优美作补偿。”到达重庆的第一天队员们便赶至旧址踩点,正好遇到了绚丽落日,江面波光粼粼,游船缓缓开过,历史和现实似乎于此重叠。

  刘重来老师主要研究重庆十大历史名人——卢作孚,采访时讲述了许多卢作孚颁布的政策对复旦西迁的帮助,给队员们提供了新的采访思。

  同时,队员们意外地发现刘老师的父亲——刘兆吉先生是西南联大的学生,并编写了《西南采风录》,和闻一多等先生均有交流,可以作为为西南联大的选题素材。刘重来老师为队员们展示了闻一多、朱自清为采风录作序的原稿和父亲在长沙临时大学的学生证,均为非常珍贵的第一手史料。

  出发前,队员们已在新闻学院档案室翻阅了1943-1945年间的北碚地方《嘉陵江日报》,在重庆图书馆队员们看到了《嘉陵江日报》的微缩胶卷。胶卷需要借助放大仪阅读,仪器屏幕很小,上的字又有些模糊,队员们阅读起来非常吃力,但在五个小组的共同努力下终于找到了几十条与复旦相关的新闻报道。

  有关西南联大的书籍、视频、资料非常丰富,足够实践团队学习。那么专门“行走”一趟的独特意义在哪里?

  海德格尔说:地方是人类存在的方式。西南联大的文化与,并非只依托于人,且存在于地方。它是在地理层次上被建构的,地方是意义与社会建构的首要因素。

  团队负责人告诉记者,过去,可能只知道西南联大最抽象的形象,抗战时期孕育出许多大师人才的顶尖学校。“现在,它对我们而言从方方面面变得具体可感,亲切又。”

  “趁亲历者还在、遗迹犹存,我们就要多问、多听、多记录。重走联大之,翻开复旦抗战时期那段历史的一个小角,挖掘大历史背景下的小故事,感受硝烟纷飞时师生的不屈和努力,不虚此行。”

栏目互动
为您推荐
最受关注